宝书网 > 寒窑仙赋 > 第056章 王政重生,化为女身

第056章 王政重生,化为女身

  ——书接上回——

  三皇耀世灭邪虞(部落时代)

  涿鹿的兵锋融化(涿鹿之战)

  禹迹勾勒华夏(大禹治水)

  丹青不见筚路转过的年华(妹喜亡夏)

  将契文刻于龟甲玄鸟,展翅重现蚕桑旧话(商朝)

  凤出岐山飞到了牧野战场(牧野之战)

  百家熙攘的稷下,孕育思想萌芽(诸子百家)

  简牍辉映着今昔千秋文化(诸子百家)

  干戈几世的雄霸,狼烟逝于丘沙(七雄五霸)

  秦道上传诵那些不朽律法(秦统一六国)

  氓隶王侯又何差,长城失鹿倾塌(陈胜起义)

  英雄末路带来新生的天下(垓下之战)

  谁归来孑然白发,驼铃飘响罗马(张骞通西域)

  纵横朔漠瀚海饮马处为家(封狼居胥)

  现在自己居然重生了,而且自己还变成了一个襁褓中的小女婴。

  这种感觉真的是……该死的让王政他不爽!!

  时间很快过了几年,慢慢长大以后的王政终于无奈承认他现在是女子的事实,而自己现在的便宜父亲赵駑乃是大汉朝的长安令,母亲是名将陈汤的族妹,自己现在的名字叫做“赵婧熙”

  婧者,女子大才也!

  熙者,和乐明亮也!

  可见自己现在这对父母对自己的期望!

  年幼的王政(赵婧熙)坐在家里的亭中,身上不由的有些凉意,身体哆嗦了一下。

  “小姐,静等片刻,奴婢去取披风来。”丫头说完就跑开了。

  赵婧祎在别的事情上也许莽撞些,但伺候主子确是十分细心的。

  现在正是春季,春雨初歇,气候湿润微凉,小丫头急急忙忙跑了,王政不禁摇摇头。

  漫步在泛着青苔的石子小径上,深吸了了一口湿润的空气,心中竟是全所未有的宁静。

  第一次随意散步的她,她看到一个英俊的男人。

  “熙儿,怎么一个人?”男人的嗓音低醇温柔,他看到王政披散的发丝,不禁微微皱眉。

  “……”

  “爹爹?”

  “熙儿?”赵駑不禁有些疑惑,忽然将王政一把抱起,大步往她的屋子走去。

  王政一惊,下意识要推拒,却如蜉蝣撼树一样无力。

  不禁丧气,女子身体实在太弱小了,她一定要快点变强才行,他男身的时候可是大秦的靠山王。

  在被便宜父亲赵駑带回大厅以后,屋内已经多了两个不速之客。

  “小妹,你可回来了,我们都等得……”那少年一见到抱着自己妹妹的赵駑,立刻噤声,慌忙垂手在一旁站好一礼,说道:“父亲。”

  随后出来一个年纪较小的男孩,看起来大约七八岁的样子,身上佩戴的饰品全都价值连城,应该不是平常人家的孩子。

  男孩见了赵駑也是一愣,忙道:“长安令,是本世子要来看婧熙妹妹的。”

  赵婧熙被赵駑抱着,看不到他的神色,但可以感到他看到那个年纪较小的男孩时,身体明显僵了一下。

  赵駑走入内室,把婧熙轻轻放在榻上,这才转身看向两个紧跟其后的男孩。

  “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他淡淡地说了一句,但其内的责备之意不言而喻。

  “长安令不必担心,本世子不是一个人出来的,母后也知道。”小男孩一本正经地说。

  一边的赵駑之子忙帮腔道:“没错、没错……世子殿下是奉皇后之命来看小妹的。”

  “皇后?多谢赵飞燕娘娘关心。”赵駑仍是淡淡的,对刘衎说道:“世子殿下千金之躯不容有失,还是让臣亲自送您回宫吧。”

  刘衎听了,立刻垮下了脸,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么快就被抓包了……

  王政在榻上听得有趣,忍不住探头去看,刘衎也正往这边窥视,两下视线撞了个正着。

  一看之下,王政不禁大怒,这个小屁孩,竟敢用这么龌龊的眼神看她?!!

  该死!!

  冷冷的眼神吓得刘衎一哆嗦,无奈的被送了回去!

  另一边,因为汉哀帝刘欣与王氏之间的斗争日趋激烈,王莽则被贬逐新野,王氏势力跌落谷底,汉哀帝念王政君年事已高,才将王莽与平阿侯王仁召还京师,侍奉太后王政君。

  西汉王朝危机四伏!

  赵家!

  这两个月来,王政开始天天很早起床去练武,王政虽然脑海中还记得前世的一招一式,但今生这个孱弱身体根本无法运用。

  只有先强健起来,才能恢复到她本该有的身手,经过这两个月赵駑的指点,再结合自己的剑法和自己以前妻子交给自己越女飞剑决,和现在化的军事体能训练,已经不再是最初那个动不动就昏倒的病秧子了,而正在慢慢蜕化成一只随时准备展翅的雏鹰。

  而本因留在府中筹备女儿进东宫事宜的赵駑,近来愁眉不展。

  登基才六年的汉帝刘欣因为天天吃药,贪-色-纵-情把身子掏空,当今皇上病入膏肓,时日无多,因为刘欣的没有儿子或者女儿,一旦汉帝刘欣去世的话必然绝嗣,意味着汉元帝留下的三脉中,两支已断后。

  现在仅汉元帝冯昭仪所生的中山王一系,还有个9岁的小娃娃刘衎[kan]。

  虽然不会有什么储位之争,但刘衎还不是太子,加上如此年幼,难保不会出什么事故……

  为此,近来赵駑在府第之中待的时间锐减,时常前脚跟进府门后脚又赶到宫里去了。

  很快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几乎可以说是眨眼就到了。

  在位仅七年的汉哀帝刘欣终于还是死了,仅二十五岁。

  皇位毫无疑问地落到了刘衎头上,汉室再次陷入“皇帝荒”。

  汉哀帝无子而亡。

  王政君闻哀帝死讯后,迅速移驾未央宫,部署王氏子弟控制中枢。

  汉哀帝临终前将传国玉玺交给他的男宠大司马董贤,王政君听取王闳建议,派王闳威胁董贤交出传国玉玺,再交给王政君,同时召王莽入宫,从董贤手中夺取兵权。

  王莽自从董贤入宫以来,阴阳不调,灾害并至,平民遭罪,当日董贤与他的妻子都自杀,王莽怀疑他假装称死,开董贤之棺,董贤被开棺后,露现其尸进行检验,然后才埋在墓中,董贤自-杀后,王政君所深恶痛绝的赵飞燕和哀帝傅皇后被逼死,已故傅昭仪和丁姬的陵墓也被扒开,王政君依然被尊为太皇太后,并以中山王刘衎为帝,是为汉平帝。

  此时,王政君已经是年过七旬的老人,也是寿命最长的皇后之一,从18岁那年入宫,久居深宫50余载,赵飞燕、傅氏等曾经想要分享她的权力的人一个个退出“游戏”之后,王政君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寂。

  重掌大权的王莽为了让老太太高兴,也为了让自己更方便地掌控汉室朝政,他一方面继续以谦恭的行事作风拉拢朝臣,让他们对自己歌功颂德;另一方面,加紧讨好自己那老姑妈,他提议王政君放心将权力交托给自己,多出宫走动走动,看看美好的大汉江山。

  王莽上言、尊王政君姐妹王君侠为广恩君,王君力为广惠君,王君弟为广施君,并且都领汤沐邑,姊妹们遂日夜赞誉王莽的美德。王莽举办许多可以让王政君外出的活动,就连王政君的侍女之子生病,王莽也前去亲自侍候。

  王政君在大侄子王莽的安排下,过着舒适的半隐退生活,王氏的再度崛起,即将敲响汉室的丧钟,而汉平帝刘衎,继位时,年仅九岁,太皇太后王政君垂帘听政,大司马王莽操持国政,后群臣奏言大司马王莽功德像周公辅成王一样崇高,特赐号为安汉公,对太师孔光等都加封,为了保障王氏家族权力长盛不衰,王莽谋求与皇家“亲上加亲”。

  在太皇太后的默许下,王莽将自己的女儿王嬿送入宫,给汉平帝刘衎做了汉孝平皇后。

  而刘衎非要立长安令之女,赵婧熙为后,一时间赵家成为众矢之的,而赵駑的宝贝小女儿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令他不得不同意太后王政君委婉的‘请求’。

  仪仗用的是新皇正妻的规模,御林军派了有500人之多,这架势不像是接人,倒像是‘劫人’!

  王政一早就被丫头赵婧祎挖起来梳妆了。

  王政很不高兴。

  “小姐天庭饱满,龙睛凤颈,果然是个福泽绵厚之人……”

  赵婧祎在一旁洋洋得意笑道:“那当然……”

  等头上插满簪子珠花时,王政差点又睡过去了。

  “小姐,更衣吧……”王政刚刚起身,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好重啊==|||

  头上像顶了一口鼎一样,压得她差点断气!!

  还没等她要求减轻一些脑袋的负担,赵婧祎几人已经在她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

  等到王政被打扮得面目全非时,天已经大亮了。

  赵駑带领全家老小在大门口恭送准皇后入宫。

  赵駑的脸色并不好看,从始至终只说了一些‘皇恩浩荡’的场面话,唯有看向小女儿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以及怜惜。

  也许就是永别……

  ——未完待续——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tongti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