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 寒窑仙赋 > 稷下卫鞅,入秦变法

稷下卫鞅,入秦变法

  ——书接上回——

  政治上,他改革了秦国户籍、军功爵位、土地制度、行政区划、税收、度量衡以及民风民俗,并制定了严酷的法律;经济上,他主张重农抑商、奖励耕战;军事上,他统率秦军收复了河西之地,被秦孝公赐予商於十五邑,号为“商君”,史称为商鞅。

  秦孝公死后,商鞅被公子虔诬为谋反,战败死于彤地(今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西南)。尸身被运至咸阳车裂,全家被杀。

  而秦国开始强大起来,在周慎靓王姬定病死后,秦军攻灭了巴、蜀两个小国(今四川省境内),接着大量移民,占领了巴、蜀,取得了日后顺长江东下攻击位于长江中下游的楚国的有利的战略地位,为日后灭楚创造了重要条件。

  齐宣王在位期间,借助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一心想称霸中原,完成统一华-夏的大业。为此,他像其父辈那样广招天下贤士而尊宠之,重新大办稷下学宫。

  展开学术争鸣,鼓励他们参政、议政的热情和积极性,吸纳他们有关治国的建议和看法。因此,吸引了众多的天下贤士汇集于稷下。

  在此期间,学术著作相继问世。有《宋子》、《田子》、《蜗子》、《捷子》等,今已亡佚。另《管子》、《晏子春秋》、《司马法》、《周官》等书之编撰。

  稷下学宫的存在,曾为当时段“百家争鸣”开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促进了先秦时期学术文化的繁荣。

  周慎靓王死后,周赧王姬延在位,此时秦国的势力迅速膨胀,以西戎霸主自居。

  秦孝公嬴渠梁死后,秦惠文王(秦惠王)嬴驷即位,娶了芈月为妾,同时也成就了未来的第二位女-政-治-家,也是第一位有能力成为女皇帝的人,而她没有成为女皇帝,成为了第一位女太后。

  而此时的稷下学宫容纳了当时“诸子百家”道、儒、法、名、兵、农、阴阳、墨、蛊的等轻重诸家。

  秦惠文王嬴驷带着不甘死去,而秦武王嬴荡在二十三岁想秦取九鼎入咸阳,可以因举鼎而死,嬴荡无子,几位兄弟开始为了王位死斗,魏冉实力较大,拥立了自己姐姐的儿子秦昭襄王,秦昭襄王嬴稷即位之后,便任命魏冉为将军,卫戍咸阳。

  卫鞅死后,秦国续用变法之策,成为虎狼之师。

  嬴荡死后,嬴稷即位,魏冉平定了季君公子壮及一些大臣们的叛乱,并且把惠后(秦武王嬴荡之母)驱逐到魏国,在樗里子去世后,秦国派泾阳君到齐国作人质。

  魏冉掌握了秦国的大权,嬴稷基本成为了摆设,而秦昭襄王嬴稷是一个雄心勃勃的霸者,他一直在寻找取代自己舅舅魏冉的大将,把摄政的母亲宣太后芈月拉下来,让大秦盛世浮华。

  一座大山之中!

  一位白发的年轻样子的老者,看着给自己下跪的少年交代着什么。

  “师尊!弟子白起真的可以在秦国成就无双之事?”少年恭敬的对着白发的年轻样子的老者说道。

  “穰侯魏冉,就是汝的成名的起点!”白发的年轻样子的老者微微一笑说道:“不过切记,汝要………”

  “师尊?这?”白起一脸不可自信。

  “日后,汝自会知晓!”

  “弟子遵命!”白起有在一次跪下感谢白发的年轻样子的老者的授业之恩。

  另一边此时,穰侯魏冉听闻有位仙家的弟子刚刚入秦军当兵,魏冉顿时起来爱才之心,于是在嬴稷的疑惑之下,穰侯魏冉保举白起为将,由于嬴稷即位之后继续贯彻商鞅的变法国策,彻底推行军功爵制,提拔平民出身的人才,自己也需要可以代替穰侯魏冉的将领,直接同意了白起为将的要求,白起担任左庶长,领兵攻打三家分晋的韩-国新城(今河-南-伊-川-县-西)。

  嬴稷一边观察白起,一边让派穰侯魏冉去齐国,约齐湣王与秦昭襄王同时称帝,秦为西帝,齐为东帝,准备联合五国攻赵,并三分赵国,但是被苏秦合纵之策破坏,秦国这一连横策略没有成功,韩魏联军扼守崤函以阻秦东进,秦国的丞相魏冉推荐白起为主将,出兵攻打韩、魏二国。

  白起上任后采用避实击虚、先弱后强的战法,将秦军主力军绕至韩魏联军后方,多次击破联军分队及后方留守之军,逐渐将韩魏联军主力包围于伊阙,最终灭韩魏联军二十四万人,俘虏魏将公孙喜,又渡黄河攻取han国安邑以东到乾河的土地。

  白起东向攻城略地,击败“三晋”和强楚,战绩卓著,威震诸侯,“苞河山,围大梁,使诸侯敛手而事秦”。

  此战白起一战成名,因功升任国尉。

  秦昭襄王十五年,白起升任大良造,发兵攻魏,一举夺取了魏城大小六十一座,为秦的东出崤函奠定了基础,第二年和客卿司马错联合攻下垣城,周赧王姬延三十二年,燕将乐毅率燕、秦、魏、赵、韩五国兵马合纵破齐,他假秦国的武力专注于攻齐都城临淄,并一举略定齐国70余座城池,齐国仅剩下即墨和莒两座城池尚未攻破。

  齐湣王逃亡,被楚淖齿所杀。齐襄王在这内外交困、岌岌可危的国势下,仓促在莒即位。

  后齐将田单力挽狂澜,智摆火牛阵,大败联军,力复七十城,齐国这才免遭亡国,得以复兴。

  齐国蒸蒸日上的国势使当初随燕破齐的魏王坐卧不安,深恐齐襄王寻机报复。于是,魏王遣中大夫须贾出使齐国,议和修好,范雎以舍人的身份随从前往。

  齐国之后,朝堂之上,齐襄王对魏使臣须贾怒道:“尔等魏国反复无常,并说先王之死与魏有关,令人切齿痛心,尔等该杀。”

  当晚,齐襄王便派人劝说范雎留在齐国,以客卿相处。

  范雎跪下一礼义正辞严地拒绝道:“臣与使者同出,而不与同入,不信无义,何以为人?”

  齐襄王闻知,心中甚为敬重,回到魏国后,须贾心里恼怒嫉恨范雎,诬告他私受贿赂,出卖情报,魏齐命人将范雎抓来,用板子、荆条抽打范雎,严刑拷打,把范雎打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肋骨被打折、牙齿被打掉,惨不忍睹,几乎被活活打死,在奄奄一息之际,范雎唯恐性命难保,便屏息僵卧,直挺挺在血泊中不动,佯装死去。

  魏齐让人将范雎之尸体,已苇席裹尸,扔入厕中,纵尿纵屎之!

  范雎大惊,忍住入喉的尿-屎,咬牙强挺着。

  天色已晚,范雎从苇席中张目偷看,见只有一名卒吏在旁看守,便悄悄地说:“吾伤重至此,虽暂醒,决无生理。你如果能让我死于家中,以便殡殓,异日定当重金酬谢。”

  卒吏见其可怜,又贪利,便谎报魏齐,说范雎早已死去,把席子里的死人扔掉算了。

  酒酣中魏齐命仆人将范雎尸体扔到荒郊野外。

  范雎这才得以脱身。

  后来魏齐后悔把范雎当死人扔掉,又派人去搜索范雎。

  魏国人郑安平听说了这件事,于是就带着范雎一起逃跑,并帮助他隐藏起来,范雎更改了姓名叫张禄去了秦国。

  又遇秦国使臣王稽出访魏国。

  郑安平就假装当差役,侍候王稽,郑安平立刻极力推荐张禄(范雎),夜里郑安平带着张禄来拜见王稽。

  两个人的话还没谈完,王稽就发现范雎是个贤才,范雎与王稽暗中约好见面时间就离去了。

  在合纵破齐后魏冉为己加封,扩大自己的势力,由于他权势赫赫,导致人心不附,对秦王政权构成了严重威胁。

  此时王稽辞别魏王和群臣,驱车回国,经过三亭冈南边时,载上范雎便很快进入了秦国国境。

  就在到湖邑的时候范雎望见有一队车马从西边奔驰而来接着便问道:“这是何人之车账!”

  看了一会王稽对范雎笑答道:“此国相穰侯去东巡视察县邑。”

  “什么?穰侯魏冉?”范雎一听充满了惊讶乎!

  “张禄(范雎化名)先生,这是为何?”

  “吾听闻穰侯魏冉独揽秦国大权,魏冉最讨厌收纳各国的说客,这样见面恐怕要侮辱我的,我宁可暂在车里躲藏一下,大夫千万不要告知!”范雎话音刚落,穰侯果然来到。

  王稽急忙下车向穰侯魏冉行礼道:“见过,穰侯!”

  穰侯魏冉掀开车帘问道:“现魏国与关东的局势有何变化”

  “回穰侯,还是和您离开时一样,无改变!”王稽恭敬的回答道。

  “大夫,汝可有私带乎?”穰侯魏冉看向车中问道。

  “敢问穰侯私带是指何物?”王稽问道。

  “自然是那些低-贱-的-说-客,这些人自以为有三寸不烂之舌,说尽天下之事,然没有任何本事,这种人一点好处也没有,只会扰乱别人的国家罢了。王大夫,你可不要被骗了!”穰侯魏冉说道。

  “下臣自然不会!”王稽赶快回答道。

  穰侯魏冉满意的点了点头,两人随即告别而去,走了没有多远,穰侯魏冉不放心直接回去派骑兵追回来搜查车子,没发现有人,这才作罢。

  王稽不由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想起范雎对自己说道:“闻穰侯是个智谋之士,处理事情多有疑惑,刚才怀疑车中藏着人,可是忘记搜查了,他必回来查之,我先步行入城。”

  王稽不由自语道:“此人,定有过人之处!”

  第二天,王稽向秦王报告了出使情况后,趁机进言道,赢稷不相信这套话,只让范雎住在客舍,给他粗劣的饭食吃。

  后赢稷慢慢的让白起取代了穰侯魏冉的重要性,果不奇然白起伐楚,楚军败,割上庸、汉水以北土地给秦讲和,白起先以汉北上庸之军夺取鄢、邓等五座城池(今襄-州),而后秦军越过秦楚边境山区,自断后援,分三路快速突进楚境,秦军孤军客战楚境,期于死地求生,乘楚王城池不修,边备废弛之机,采取掏心战术攻入楚国,并采用了决水攻城的战术攻克楚国别都鄢城,然后沿长江东下深入楚境,攻陷楚国国都郢,焚毁楚国的宗庙和夷陵,焚烧了楚王的坟墓夷陵,向东进兵至竟陵,楚军溃不成军,退却到陈,楚顷襄王将陈作为都城,仍称作郢。

  同年,秦又攻占了楚国巫、黔中郡。

  此战,秦国获得了楚国大量国土;楚顷襄王迁都到陈后,聚集楚东地的武装,仅得10余万人,向西虽夺回了被秦占去的江旁15个邑,但已不能同秦抗衡。

  秦国以郢为南郡,封白起为武安君,白起名震天下,之后秦昭王三十二年,魏冉带领白起、客卿胡阳再次攻打赵、韩、魏,在华阳城下,大败芒卯,斩首十万人,夺取了魏国的卷、蔡阳、长社,赵国的观津。接着又把观津还给了赵国,并且给赵国增加了兵力,让赵去攻打齐国。

  武安君者,以武功治世、威信安邦誉名!最早出自西周,历朝历代国之能安邦胜敌者均号“武安”,武安君亦如此,战国时期盛行的封君制是春秋时期分封卿大夫的继续。“君”是卿大夫的一种新爵号。

  白起威震华夏。

  ——未完待续——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tongti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