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 寒窑仙赋 > 春秋五霸,楚国霸业

春秋五霸,楚国霸业

  ——书接上回——

  楚庄王公子旅威望如日中天,可是他时刻不敢忘记三十五前被晋国打败的耻辱,准备洗刷城濮之战的耻辱,楚庄王公子旅亲自出征,又孙叔敖辅助大军开赴郑国的边境,而晋国在重耳死后,赵衰等老臣不在,又奸-臣屠岸贾的辅助之下,晋国虚有其表。

  看这晋国在躺在昔日城濮之战的功劳之上,挥霍着他们先辈的荣耀,在一天晚上,在楚庄王公子旅带领下奇袭晋国大营,杀喊声,惨叫声不断。

  唐狡勇猛异常带兵冲锋,顿时晋国陷入一片火海,晋国大败而归,晋国的退回黄河以北,昔日臣服晋国的诸小国全臣服新主子楚庄王公子旅,但是唯有宋国死不投降,以成霸业的楚庄王公子旅顿时大怒。

  宋国小儿之国也敢与日月争辉,大军直接围城,宋国向晋国求救,可是晋国在邲地一战中元气大伤,于是又担心宋国投降于楚,用计欺骗宋国让宋国认为会有援兵,楚与宋开始了接近一年时间的战争。

  楚与宋的战争很快就让宋国的百姓基本没有了食物,已经达到了家无余粮的地步,而楚军统帅子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宋国还不投降。

  而养由基和唐狡等将在这九个多月的时间中,无奈开始在军中举行射箭比赛为乐,而楚庄王公子旅直接痛斥养由基,之后愤怒离开。

  统帅子反诉说楚庄王公子旅不应该如此对待养由基之时,楚庄王公子旅自己怒道,要是孙叔敖还活着一定可以帮助自己拿下宋国,怎么会有你们如此。

  统帅子反安自认为公子旅是嫌弃他无能,之后子反在宋国城外建起一座观战台,过了一段时间,宋国统帅华元在一天晚上换上了楚国的衣服,偷偷摸摸的来到睡觉的子反身边。

  子反正欲拔剑之时,宋国统帅华元直接说出自己身份,子反顿时不知所措,而华元接着说出自己的目的,就是求和。

  而两个人不知道的是楚庄王公子旅来到门口,刚刚准备进入的时候,听到两人的谈话顿时吓出冷汗,莫非子反投降宋国?

  楚庄王公子旅就这样静静站着门口听着他们说话,很快华元将自己国家宋国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子反也说道自己楚军不到七日之粮。

  眼看二人心心相印肝胆相照,准备结义之时,楚庄王公子旅提剑进屋,当二人准备受死的时候,楚庄王公子旅让士兵拿出酒杯,正式结盟。

  这场长达九个多月的战争,在和平酒杯之下结束,同时楚庄王公子旅的霸业之路就此止步。

  此时的晋国的国君主之外传到了重耳的孙子晋灵公的手上,就来到了一个传奇的故事赵氏孤儿,赵氏孤儿虽然是个虚构的故事,但是也有人物原型的,屠岸贾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屠岸贾是一个平民出身的官员,他始终作为晋景公手里打击大贵族的工具,不用的时候又被当作擦屁股的纸,用完随手就扔了。

  因为屠岸贾压根不是他的真名,而只是一个称呼,他是一个连姓氏名字都没留下的人。

  “屠岸”是指专门宰杀牲畜的人;“贾”是指卑微的小吏,相当于现在-单-位-里的外-聘-人员。

  “屠岸贾”的意思是,他原本是个夫,后来到政府当了一个小吏。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被晋景公看中,一路平步青云当上了司寇一职。

  赵氏孤儿中,嬴姓赵氏,名武(春秋战国时期用氏不用姓,嬴只是部落名称和称号,所以不叫嬴武)。

  谥号一个“文”字,后人尊称他为“赵孟”,史书称他为赵文子,是赵盾的孙子,赵朔的儿子,晋文公的外曾孙。

  春秋中期晋国的六卿之一,赵氏的宗主,赵氏复兴的奠基人,后来提升担任晋国正卿,执掌晋国的国政,力主和睦诸侯,终于促成晋国和楚国的“弭兵之盟”。

  晋成公初年,赵盾自摄国政,立弟括为赵氏宗主。宣孟为政二十载而亡,留下庞大的党羽与巨额的财富。赵朔为卿,赵括率其族,赵庄子亲于郤、栾,原同、屏括党于先榖。故而,赵氏分裂。晋以赵姬妻赵朔,诞下一子,起名为赵武。

  到了晋悼公时期,晋悼公向诸侯下达会盟之令,邀诸侯共商伐齐。

  腾出双手的晋悼公要严惩齐国,教训齐灵公。就在悼公准备伐齐之时,突然染病,久治不见好转。诸卿皆参拜病于床榻的悼公,祈祷国君能够安康,病情拖了几个月,未见起色。

  病势沉重,晋国的政务都基本暂停。

  入冬后,悼公整日卧于榻上,公子彪侍于侧。

  繁琐的朝务,还有齐国的挑衅,秦国的窥视,楚国的反扑……人们还期待着悼公能够再度站起来带领他们去开创属于晋国的盛世。

  不久,公子彪为悼公进药,悼公吃后不久便与世长辞。

  内侍对外宣布:晋侯薨逝!晋国大丧,举国痛哭。荀偃佐公子彪主持丧礼,并发布讣告。

  悼公之死,是晋公室彻底衰败的起点,后任国君都难以驾驭强悍的六卿。

  这也是赵武政治生命的巨大转折点,晋悼公怀揣着伟大的政治理想,却英年早逝,使赵武、韩起共创大业的抱负遭到沉重打击,对赵武的伤害不言而喻。

  在往后的日子,赵武修身、养性、治国、平天下多不顺心时,才明白拥有悼公这样的主上乃是贤臣可遇而不可求的幸福。

  但是晋国的灭亡是注定的,另一边的齐国也迎接来了危机。

  齐庄公鬼鬼祟祟的来到自己大臣催杼的门第之上(君王为宫,爵侯为府,大臣士族为第,百姓为舍,奴隶等为窝的等级制度)而崔杼是臣所有他家的的级别是第。

  话说回来齐庄公的来崔杼家里为了的正妻棠姜这位几大美人之一,为了和棠姜可以鱼水之欢,齐庄公化作小贼而来,而棠姜为了自己的富贵和王后梦,被着自己丈夫做出无耻的苟且之事。

  但是齐庄公和棠姜之事,也因为齐国与莒国大战一场,可惜现在的齐国已经不是姜小白齐恒公时期的霸主地位,被莒国一小国打的丢盔卸甲,齐国也成为了笑柄。

  崔杼借此机会向齐庄公进言将那些战败的将领全部砍了,齐庄公出于对崔杼的心虚直接将权力交给崔杼,而崔杼也借机排除发对自己的政敌。

  然而齐国的上大夫晏缨不由心疼无比,可惜齐庄公不听晏缨的话,就像当年姜小白不听管仲和鲍叔牙之言一样,在齐庄公将晏缨赶到东海,而齐庄公这个决定让齐国的整个朝堂之上成为了崔杼、庆丰等人的一言堂。

  在晏缨走后不久,崔杼等人开始密谋先杀齐庄公,在称霸朝堂,于是在齐庄公有一次鬼鬼祟祟来的棠姜房中之时,正准备行好事的时候,棠姜借口送吃食给夫君崔杼,让齐庄公在这等待,齐庄公美滋滋的等着,不过一会以后门外传来的叫喊声。

  齐庄公大惊,出门见是冲他来的,齐庄公大呼自己是国君,可是众人不理齐庄公,直接大呼诛杀尔等淫-贼,而庆舍一箭将齐庄公爆头而亡。

  第二天,齐庄公死后,崔杼立刻召集众臣商议立新君之事,也就在这个时候被赶走的晏缨带着齐国百姓堵住崔杼家门,要给齐庄公收尸,而崔杼得知晏缨敢堵自家门庭,顿时大怒,直接把立新君之事抛掷脑后。

  在崔杼驾马车回家以后,直接在大街上和晏缨开启的骂战,可惜崔杼说不过晏缨,无奈让晏缨进入自己家中,不过大权在握的崔杼根本不担心弑君之名,崔杼直接逼迫众臣效忠,唯有晏缨死不低头,崔杼欲杀晏缨之时,被齐国太史公拦下,崔杼以为太史公不会记下自己弑君的历史,才放过晏缨。

  不过几天以后,崔杼知道齐国太史公在青史上写到“夏五月已亥,崔杼余家弑君!”

  崔杼大怒直接砍了齐国太史公,在换了几个新的太史以后,全部写着“夏五月已亥,崔杼余家弑君!”

  崔杼虽然大权在握,但是无法改变自己弑君的历史,崔杼在立新君之后,崔杼长子崔成对于无耻棠姜和她生的儿子崔明不满,直言崔明是棠姜不知道和那个野男人生的杂-种,直接将棠姜母子斩杀,待崔杼无奈接受弑君之名留下历史以后,刚刚到家发现崔成已经杀红了眼,吓的崔杼跑到庆丰家中。

  崔杼请求庆丰帮助,庆丰二话不说立刻让自己侄子庆舍带兵去了崔杼家中,而崔杼怎么也想不到庆舍会见人就杀,崔杼等庆舍回来以后连忙感谢,立刻回家。

  不过当崔杼发现自己全家没有一个活口以后,不由无尽悲凉,生无可恋的崔杼自我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未完待续——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tongtian.org